国开金融债市场化发行与银行间市场携手共进二十年

  政策性金融债券发行市场是国家开发银行自1994年批准成立之日,就通过发行金融债券筹集资金。1998年开始,陈元从人民银行来到国开行担任行长,明确提出了国开行要按照市场原则办成真正的银行,提出“市场环境下,银行框架内”发展政策性金融的市场定位,第一次提出了“债券银行”的思想,坚持市场化原则办银行,发挥资本市场筹资的高效率。这些都为筹资机制的市场化指明了道路,统一了思想。最终,国开行党委开会讨论后统一了认识,坚定了一个信念——只有通过市场化方式和机制,才能实现低成本融资的“长治久安”。经过多年探索,国开行建立了以财政资金为基础、政策性金融债发行为主体、筹措境外资金和吸收部分企业存款为补充的融资体制。当时,人民银行面临的通货膨胀压力也很大,为了推动我国投融资体制改革,货币政策开始由直接调控向间接调控转变,而实现这一转变需要完善政策性银行的筹资和经营管理机制,需要建设一个有一定规模、相对成熟的债券市场。同时,刚刚从交易所市场退出的商业银行也急需寻找新的投资场所和投资渠道。

  在上述内部压力和外部动力多重因素的驱动下,国开行率先开始了筹资方式市场化的探索。1998年9月,通过银行间债券发行系统,采取公开招标方式,国开行首次市场化发行了金融债券;1999年,市场化程度迅速提升至90%;到2000年,国开行债券实现了完全通过市场招标发行。截至2017年5月底,国开行累计发行金融债券超过14.58万亿元,其中,市场化发债14.08万亿元。

  现在回过头看,当时市场化也并非一帆风顺。最开始是最难的,国开行在债券市场发展中作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起到了一定的突破作用。如果要总结市场化成功的经验,在于国开行领导坚持了一个重要理念——市场机构不分大小的平等理念。国开行设计的债券产品时,不是完全以自身需求为需求,不将自己的需求强加给市场,而是以市场投资者需求为导向,征求市场投资人意见,银行、上海银行业同业拆放利率(Shibor)为基准的5年期浮动利率债券,得到了市场投资人的热烈欢迎。这些浮动利率债有利于银行资产和负债之间的匹配,锁定由于利率变动带来的风险,同时也锁定了作为发行人的国开行的贷款利率风险,尤其是长期浮动利率债券的推出使得国开行资金来源的期限结构优化,加强了资产负债管理,为国开行在资本市场树立了良好信誉。

  推出投资人选择权债券,尤其是具有次级债意义的普通发行人选择权债券。

  为了给投资人持有长期债券增加一定的信心,需要考虑在某些时点给投资人释放风险的机会,这就是含权债的做法。2001年12月,国开行首次在银行间债券市场推出投资人选择权债券,为债券市场首次引入了期权概念,为投资人投资中长期债券提供了中途释放风险的选择,对市场产生了深远的影响。2002年6月,开行再次在银行间市场推出含有期权的发行人普通选择权债券,该债券的特点是在原设计期限内的一定时期,发行人有选择提前赎回的权利(赎回期权),并规定债券的偿还顺序在普通债券之后。国开行推出发行人普通选择权债券,参照国际上次级债券特征进行结构设计,并在中国债券市场首次引入债券偿还顺序概念,使该债券完全具备了次级债的特征。按照巴塞尔协议规定,次级债可用于补充银行附属资本,能够提高银行资本充足率,从而提高银行抵御风险的能力。国开行在主管部门尚未对银行发行次级债以补充资本金作明确规定之前,通过发行发行人普通选择权债券,对金融机构附属资本补充机制进行了超前和有益的探索,并在客观上对主管部门制定我国次级债券发行管理规定起到了促进作用。2004年,人民银行和中国银监会共同制定了《商业银行次级债券发行管理办法》(以下简称《办法》),对商业银行发行次级债券进行了规范,一些全国性商业银行按照该《办法》,对商业银行发行次级债券进行了规范,一些全国性商业银行按照该《办法》规定发行了次级债,其债券结构完全借鉴了国开行发行人普通选择权债券的结构。国开行已按照该《办法》于2004年、2005年发行了400亿元次级债,补充了银行附属资本。后来,越来越多的商业银行通过发行次级债提高资本充足率,资产质量和抗风险能力有了明显提升,而国开行创新推出的发行人普通选择权债券对我国次级债券的管理和发行起到了促进作用,极大地提高了我国银行体系风险管理水平。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卡神之家 » 国开金融债市场化发行与银行间市场携手共进二十年

赞 ()

相关推荐

评论